相关新闻

今报网 今报网 今报网 今报网 十堰网 十堰网 十堰网 十堰网 淮安新闻网 淮安新闻网 淮安新闻网 淮安新闻网 桂林网 桂林网 桂林网 桂林网 洛阳网 洛阳网 洛阳网 洛阳网
【山西侯马市纪委下达拆迁令】 山西侯马市属于哪个市
当前位置:首页 > 企业招聘 > 正文
 

【山西侯马市纪委下达拆迁令】 山西侯马市属于哪个市

发布时间:2018-12-11 09:19:33 影响了:

  纪检委下发红头文件,要求党员带头配合拆迁;一声令下,各单位领导说服职工服从拆迁      刘天林(化名)这两天又一次病倒了。   2007年8月9日,在山西省侯马市文化局工作的他接到一个单位通知,已有35年工龄的他可能要被开除。
  开除的理由是:“不配合拆迁工作。”
  刘天林家住侯马市内燃机配件厂南面居民区,该居民区与西面的北堡村、西新城村和东面的晋都剧院一起,今年被列入旧城改造拆迁的范围,由于在拆迁补偿问题上难以达成一致,从4月开始的拆迁工作进展缓慢。
  但是,6月11日市纪委、监委联合发布的一份文件,改变了这一进程。党员千部要成为拆迁模范?
  这份盖有侯马市纪委、监委公章的文件,名为《关于规范党员干部在旧城拆迁改造中行为的通知》(简称《通知》),编号为侯纪发[2007]12号。
  《通知》说,“为保障旧城改造顺利进行,充分发挥党员干部先锋模范作用”,要求所涉各单位、部门:“要加强党员干部,引导广大党员干部充分发挥先锋模范作用。”
  而对党员干部提出的要求主要为“要带头执行市委、市政府的决定,”“带头在规定的时间内签订拆迁补偿协议,配合拆迁,”“还要主动做其他拆迁户的工作”。
  在《通知》的最后部分,作出了对违反规定人员的处理办法,包括就地免职、移送司法机关等手段。
  6月11日,因病长期休假在家的刘天林接到了单位领导的电话。
  “向我传达文件精神,做我的说服工作,希望我配合拆迁。”刘天林告诉本刊。
  而在市交通局下属单位上班的王全虎(化名)则接到了放假通知。当天,他被叫到局长办公室,局长告诉他,给他放十天假,用来找住的地方,同时把拆迁协议签了。
  王问理由,被告知:这是市里的决定。同时劝他:市里的决定,你也改变不了,不如赶快签了。
  但王全虎并不想这么快签,因为拆迁方给出的赔偿标准实在太低。“每平方米才给我不到600块钱,而周边的房价最少也要1500,你让我拿什么去买房?”
  王全虎的想法,也是此次旧城改造所涉500来个拆迁户的共同想法。记者从一份市政府有关拆迁补偿标准的文件中看到,最高的补偿标准为每平方米830元,但要求建筑主体以钢筋混凝土承重、砖围墙、铝合金或塑钢门窗、现浇屋面、层高3.3米、外墙水泥面涂料粉刷、内墙乳胶漆以及水、电、暖齐全。事实上很少有房子能达到这样的标准,王全虎的房子去年年底刚刚建成,材料、设计都很讲究,也只评估到不到600元,大多数的被拆迁房的评估价格为450元~550元之间。
  “这个价钱连个商品房的零头都买不到。”王全虎说。他现在住着260多平米的二层小楼,一家四口宽宽敞敞,如果要拿补偿款去买房,能买个100平米就不错了。
  王全虎的两个儿子都已成人,大儿子还马上面临结婚,100平米的房子说什么都太拥挤。去年建房时,王全虎就是想解决这个问题。
  10天时间很快过去,6月22日,局长打来电话,问协议签了没有,王说没有,问为什么没签,王说房子难找,局长让王先上班再说。
  但上班不到三天,局长再次召见,通知他继续放假,回家找房,签拆迁协议。
  王说出自己的难处,局长说:我也很难,上面压下来,下面又不理解,我们夹在中间。
  王全虎知道,这次拆迁,交通局共有3户牵涉,局长得一个一个地做工作,而每个人的工作都非常难做。
  只是,王全虎搞不清楚,拆迁的事与单位有什么关联?局长这么费劲到底为什么?
  后来他才了解到,市纪检委发的文件,要求各单位配合拆迁,领导要做好自己单位拆迁户的工作,有的单位实行一把手包干,配合拆迁已成了各单位领导的头等大事。
  王全虎很矛盾,他不想给局领导添麻烦,但补偿标准实在太低;再说,由于大量的房屋将拆,周围的房价大幅提升,租房也是问题。
  7月2日,局领导的说服工作陡然升级。“几乎每天,他们都会到我家里,四位领导一起上阵。”除了原来的说服套路外,他们还告诉王全虎,局里另外两家都签了,现在就剩你了。
  王后来了解到,其他两家根本没签,并且都从领导嘴里听到类似的话。
  这样密集的轰炸持续几天后,领导放下了一句话:不让我们管,我们就不管了。
  7月7日,王全虎到市拆迁办签了协议。他说,如果再不签,“就要崩溃了”。
  “签了以后,就再没有人过问了。”王全虎说。
  
   不配合拆迁就上班
  
  刘天林的压力却与日俱增。自从6月11日接到局领导的电话后,几乎两三天,领导就要过来一次,一坐就是一上午,“他们每来一次,我都要生一场病。”
  劝法与王全虎的如出一辙,只是劝说目标不是让刘签协议,而是先让拆迁办把房屋面积量了。“他们说只要我把房子量了,他们的任务就完成了。”
  但刘天林对此有顾虑。“有人说量了房子就算进入了司法程序,说明你已经同意拆迁,不然为什么让量房子呢!”
  拆迁办的人来了几次,要量房子,都被刘天林制止。
  刘天林听到的补偿标准是,基价一平米500多元,除去折旧,每平米只有490块钱。
  7月份的一天,刘接到单位领导电话,让他第二天去参加学习班。据被拆迁户们介绍,这是个专门为“顽固分子”开设的课程,市领导亲自授课,目的是让你提高觉悟,转变态度,配合拆迁。
  刘天林本不想去,他怕自己的身体支撑不了,但单位领导一再要求,他决定给领导个面子。
  来到现场他才发现,班上坐得稀稀疏疏,很多被通知的都没有来。
  虽然来之前早有心理准备,但他很快就发现,这个学习班不能解决任何实际问题。市委一位领导只是大谈拆迁后的美好图景,建花园呀、公园呀之类的,却对拆迁补偿问题闭口不谈。听了2个多小时后,他觉得头痛,就回了家。
  没过多长时间,单位领导电话就追过来,问他为什么提前退场,要他下午接着去,并且要持续10到15天,双方为此发生争执,刘天林此后再没有去过学习班。
  此事过后一两天,领导捎话过来,如果再不配合拆迁,单位将会以刘长期病休并且没写请假条为由将其开除。
  “我一听就火了,”刘天林表示,“我不是不配合,我实在没法配合,拆了房子,你让我露宿街头?”
  
  “行政拆迁”是否合法
  
  王全虎和刘天林的困惑是,“拆迁归拆迁,工作归工作,风马牛不相及的事,为什么要搅和在一起?”
  据部分群众介绍,拆迁方初期曾经尝试强行拆迁,但遭到了被拆迁方的强烈反对,有部分群众开始上访,于是,拆迁方开始寻找其他的渠道,纪检委的文件正是 这一转变的产物。
  从《通知》的主送单位看,侯马的所有涉公单位均在其中,记者了解到,除上面提及的单位外,市公安局、法院、教育局、房产局、粮食局以及供销社都有职工牵涉到本次拆迁。
  “不管是在法律上还是在党章里,都找不到党员干部要在拆迁活动中配合拆迁的规定。”一位市直属局的党员中层干部指出。
  一位专业人士指出,对侯马市此次拆迁应当起指导作用的法律性文件,从上到下有国务院制订的《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》、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制订的《山西城市房屋拆迁条例》,以及临汾市政府制订的《临汾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实施办法》,但在这些文件中,没有一处提及党员干部要在拆迁活动中起带头作用。
  侯马市一位退休老党员告诉记者,在《中国共产党党章》有关党员义务的第三条中,有“个人利益服从党和人民的利益”的规定,但他同时提出质疑:拆迁是否是“党和人民的利益”?《临汾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实施办法》第三条明确规定“拆迁当事人包括拆迁人、被拆迁人、被拆迁房屋承租人”,并在第七条规定“建设行政主管部门不得作为拆迁人,不得接受拆迁委托。”这就是说,有关拆迁的法律性文件已经将政府利益从拆迁活动中剔了出去,只剩下拆迁入(开发商)和被拆迁人(居民或农民)的利益,这是一种应以合同方式加以规范的利益关系,只要程序完备,内容合法,按约履行,就应该算是维护了“党和人民的利益”,而无须再对党员干部以组织的方式提出要求。
  
  有关拆迁的法律性文件对政府的角色定位为“监督管理”,而不是“拆迁人”。但在一份由侯马市旧城改造指挥部发布的拆迁公告中,明确写明:“拆迁人为侯马市旧城改造指挥部”,总指挥由一位市委副书记兼任。
  部分群众认为,政府在参与了本不该参与的拆迁活动后,在无招可用的情况下,开始动用手中的行政权力和组织力量来推动拆迁工作。
  有人认为,拆迁遇到困难,就应该在拆迁本身求解决办法,办法也不是没有,就是按照市场的价格来确定补偿标准,“全国拆迁的地方多了,还没有听说过与市场价差距这么大的补偿标准。”一位被拆迁者说。
  但很多拆迁者对此不抱希望,一位退休人员说:“修路的钱、建公园的钱,还有其他的钱,都从这个补偿费里出,已经分掉了很大一部分。”
  也就是说,本该分给被拆迁户的钱可能用于其他方面了。
  刘天林曾问过补偿标准还有没有上调的可能,得到的答复是:“不可能。”
  一方面补偿标准不可能提高,另一方面因标准过低没人愿意签协议,这是摆在侯马市政府面前的一个难题。
  去年,侯马市政府提出“南有义乌,北有侯马”的口号,决定建设占地2000亩的北方轻工城,就在王全虎所在北堡村的西北边不远。如今占地500多亩的一期工程已经开建,庞大的工程还在后面,此次的旧城改造,可以说是一个服务于北方轻工城的配套工程,这样的配套工程以后还会扩展到南堡村等其他地方,所以此次拆迁的成败,事关以后的系列工程能否顺利进行。
  在宏伟蓝图之下,政府拆迁的冲动可想而知。
  
  “违法的事我怎能带头支持”
  
  《通知》到了各单位,就是执行的问题了,在此次事件中,各个执行单位的做法同样耐人寻味。
  对这个《通知》的合法性,执行单位的领导是否考虑过不得而知,但拆迁事关本单位职工的利益,领导予以维护应责无旁贷。但各执行单位几乎无一例外地选择了坚决执行,对所属单位职工施加了巨大的压力,甚至不惜以停薪、开除相威胁。
  按照市交通局局长贾新田的解释,“旧城改造也是件好事,”“党员干部不冲在前头,那还叫什么党员干部?”
  但是一位老党员向记者表示,党员带头也得看是什么事,“如果说修路需要捐钱,我马上就捐,”他说,关键是现在一切都不按法律来,“违法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带头支持?”
  贾新田的另一句话或许能代表执行单位领导的心态:“上面交给的任务,我们就做呗。”许多受访的被拆迁户也透露,单位领导也曾向他们表示,这是上级的任务,就算支持我们的工作好不好?
  为了收到效果,很多单位还从感情上下功夫,由单位领导亲自出面改为与被拆迁户更熟悉的部门领导出马,希望能用怀柔的手段以柔克刚。
  “这本来就不是个感情问题,”一位被拆迁户表示,“谁又顾及了我们的感情?”
  因开除事件很糟的刘天林还没有签字,像他这样的在职人员没有签字的已经不多了,但他实在是“不知该怎么办”。

相关热词搜索:侯马市 山西 纪委 山西侯马市纪委下达拆迁令 市纪委下达拆迁令 山西侯马市属于哪个市
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© 2008 - 2018 版权所有 通乐娱乐网址

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1019447号-52